Pages Menu
400-008-9169
Categories Menu

AI时代,一向弱“技”的中国凭什么弯道超车?| 投资人吐血分享

作者:英途   2017-04-18 17:08


英途说:过去十年,英国一直是欧洲AI的研发中心,AI初创公司屡获谷歌、亚马逊、苹果等巨头青睐,并购和投资消息频传。2017年3月19-26日,英途携手元璟资本刘毅然、掌众金融张敬华、松禾资本伍经纬、搜狐蔡明军、三五互联龚少晖等20多位中国一线投资人、企业家,深入伦敦与剑桥,探访深度学习、计算机视觉、自动决策算法、量子计算等领域领先创新公司,对话“阿尔法狗”开发商DeepMind等领先AI企业与剑桥大学、帝国理工、伦敦大学学院等知名研究机构,精彩纷呈。



在资本圈浸淫多年的老司机们,在兴致勃勃的考察完20多家英国顶级AI公司后,意犹未尽的为我们呈上一场创新与思想的盛宴。enjoy~


对技术创新要有敬畏之心,去学做伟大的VC

刘毅然 元璟资本合伙人

我最大的体会,讲的稍微抽象一点,就是对技术创新要有敬畏之心。

 

中国的VC在过去十几年一直活在商业模式创新的红利中,中国有太大的人口红利,中国有太多的创新的机会,一个模式的改变可以带来巨大的机会,这个对VC来说是个很难拒绝的毒药,因为它实在唾手可得。比如共享单车,已经实现日单量超过2000万单,这是资本和创始人都没有想到的。中国互联网消费的魔力永远都存在着,这个对VC的吸引力是巨大的。

 

商业模式创新很多是可以分析的,就是做成了是什么样,做不成是什么样,作为投资来说,你可能更有把握。

 

但是技术创新不一样。

 

当真正原创性的技术创新出现的时候,中国的VC其实是很难投的,因为里面有很多东西很难看出来,随着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中国的VC未来几年会面临对技术认知的挑战。而美国的VC更成熟一些,经过多年的积累,对风险和偏好的认识是不一样的。他会知道一个原创的技术有几个门槛?什么样的估值是可以的,风险是怎样的。

 

对于AR和VR,它能不能像当年的移动互联网平台一样变成一个计算平台式的创新改变,我们还比较怀疑。要他达到像手机这种几亿的出货量,还有很多技术上的限制。

 

但人工智能不太一样。首先,当积累了足够多的数据之后,它就可以突破,而且可能是计算平台式的变化,接下移动互联网这一棒成为下一个计算平台。第二,中国的隐私保护得不够,让中国的创业公司有弯道超车的跳跃式发展机会。很多模式,很多参数,美国的公司拿不到。而我们投的公司可以拿到中国所有三线城市医院的所有的医疗数据。所以我们对中国人工智能的发展还是很期待的。但是我们首先要突破自己习惯在商业模式创新中很舒服的事情,去学会怎么做更伟大的VC吧!


AR/VR主要投资离变现比较近的方向

伍经纬 松禾资本合伙人

最早的时候,我们就定了三个方向:AR、VR和AI。国内的AI是相当浮躁的,当然也有好公司。这个领域我们做的相对慢一些。AR/VR我们的投法也很简单。我们公司投资了19家企业,从大的方面来看是游戏、娱乐、行业应用,这三块是离变现比较近的方向。

 

关于“VR+”这个概念,它一定是和VR关系比较大,或者是能够通过VR让体验得到大幅度的提升,这样的领域才适合VR先期去切入。如果关联性不是很大的话,那需要问你一个问题“为什么我要带上这个头盔才去体验”。

 

这个问题也是我们一直在思考的,大部分场景下这个刚需都不是那么明确,那么你就需要去考虑,是不是真的需要结合VR。

 

而在AR的投资方向上,真正轻薄便携的AR头显可能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所以我们认为AR的第一波可能会出现在移动应用、行业应用和其他一些基础技术布局上。


将中国的资本真正投向全世界,会是另外一种风景

郭毅可 帝国理工人工智能教授、数据科学研究所所长


中国现在有钱,有钱可以买技术,这是很痛快的事情。中国的VC不要把眼界放在中国的技术上,应该放在世界的技术上。现在英国的华人也很厉害,有相当多的华人活跃在英国的学术界、科技界。中国的资本+世界的技术,这两个嫁接是非常有趣的。将中国的资本真正投向全世界,会是另外一种风景。

 

中国其实是最开放的国度

龚少晖 厦门三五互联董事长兼总经理

 

我想提醒大家对技术公司的投资,特别是国外投资,需要慎重慎重再慎重。合作之前一定对对方的问题要清楚,对自己的问题要清楚,对合伙人问题要清楚,目标问题要清楚,找到正确的,市场化的方向去做决策和组织结构。欧洲人、以色列人是有些轴的,美国人好一些,其实是中国现在是最开放的国度,最不认为自己有利,最能接受各种好的思想。

文来自于英途原创

扫描即可分享全球创新趋势